师说体育
首页» 印象北体» 师说体育

邱招义:不是痛并快乐着,而是痛快并乐着

2018-10-23

微信图片_20181023144915.jpg

邱招义(对冰雪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热爱与坚守)

北京体育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奥林匹克与体育社会学教研室党支部书记兼教研室副主任,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会员,体育社会学分会委员,副秘书长,国际比较体育学会委员,国际雪联国际A级裁判、冬奥会打分裁判。

和一个趴在冰上、泡在雪里的朴实少年谈谈冰雪

似乎“我”与冰雪注定有缘

Q:邱教授,您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东北人,听闻您从小开始就接触到滑雪运动,也正是因为从小以冰雪为乐的生活习惯让您爱上冰雪运动项目并且在这个领域坚持至今,那么您对于东北地区的冰雪运动发展史有什么看法呢?

邱招义:一项运动项目的起源和发展与特定的社会大环境是分不开的,在我小的时候冰雪运动普及状况就已经很好,现在的普及率应该更上一层,早期的时候东北的经济发展水平很高,人们的娱乐活动较少,文化生活比较单一,在这种情况下从事冰雪活动就成为人们的一种日常生活情趣,各个厂矿之间都会互相打对抗赛,改革开放之后是以国有企业为主体,之后衰退的原因一是由于经济发展不太乐观,二是由于国家体制改革,整个社会环境发生了变化。

微信图片_20181023144924.jpg

Q:有人将滑雪这项运动项目喻为“白色鸦片”,因为它很容易让人上瘾,您能谈谈您对滑雪的一些感受吗?

邱招义:真正作为从事冰雪运动的人才会深知个种艰难,真正到了深山老林、人迹罕至之处,站在冰面上肾脏是凉的,跃过山头时感觉生死只在一念之间,你会感受到这项运动绝不像大众想象中的那么轻松,但这也确实是它独特吸引人的魅力所在,作为一名体育工作者,我们需要去了解这项运动的本质特点。

Q:有人将滑雪这项运动项目喻为“白色鸦片”,因为它很容易让人上瘾,您能谈谈您对滑雪的一些感受吗?

邱招义:真正作为从事冰雪运动的人才会深知个种艰难,真正到了深山老林、人迹罕至之处,站在冰面上肾脏是凉的,跃过山头时感觉生死只在一念之间,你会感受到这项运动绝不像大众想象中的那么轻松,但这也确实是它独特吸引人的魅力所在,作为一名体育工作者,我们需要去了解这项运动的本质特点。

不是因为举办冬奥才发展冰雪,只是因为有冰雪所以举办冬奥


Q:冬奥会的申办成功对于我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大力推动冰雪运动普及和冰雪产业发展的绝佳机会,您认为此次举办冬奥会的重大意义有哪些?

邱招义: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不仅能够促进国家的繁荣昌盛,它对于提升中国老百姓的精神面貌也会有很大帮助,让很多老百姓体会到冰雪运动的快乐。就像很多夏季运动项目一样,冰雪运动也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被广泛认知的过程,而国家一定要扛起这面旗帜,申奥成功是政府所做的十分正确的选择,利国利民的举措。

Q:为什么说“推动三亿人上冰雪,而不是十三亿”呢?

邱招义:肯定是会有一部分人爱上冰雪运动而非全部,一些欧美的冰雪强国也不是所有人都从事冰雪项目,为什么是推动三亿人上冰雪,而不是十三亿呢?因为从事运动的选择受诸多因素的影响,跟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有关,当然生活水平、个人的身体特质和爱好兴趣也必不可少。

Q:北京体育大学今年进行了学制改革,在奥林匹克学部下设置了冬季运动学院,您认为学制改革的好处有哪些?您认为这次改革能给我国竞技水平的提升好处吗?

邱招义:学校有完整的教育系统还有完善的科研体系,这些都会给冰雪运动队以助力保障,建立一个奥林匹克运动学部,把冰雪运动队和高效管理相结合,很多人不了解,其实冰雪项目的科技含量是极高的,不能愚昧地死练,而是要提高它的科技含量和水平,像国外都已经武装到牙齿了,这样才符合现在冰雪运动的发展趋势,才能提高竞技水平。

一条腿走路不行,两条腿才走得快,国家整个体制改革在尝试多种途径,这一途径跟学校的竞技体育相关。现在体育行业的规模在逐渐发展扩大,而我们学校已经很敏锐地发现必须要占领整个行业的制高点,利用好北体大的教学资源。以后不仅是管理学院有冰雪产业方向班,各个学院都会设立,跟高尔夫方向班的原理相同。国际化就体现在我们要效仿做得好的冰雪强国,与他们接轨。

微信图片_20181023144928.jpg


说句心里话:马克思曾说共产主义社会的实现目标是人的彻底解放

邱老师认为体育中的非竞争状态就是人性的一种解放,你不用考虑得金牌的问题,不用考虑金钱问题,只要enjoy it,你的生命就在这个运动中焕发了激情。无论是政府、社会还是个体,我希望大家都能够投入到冰雪运动中去,如果你真正感受到这个项目的乐趣的话,你不会在意谁比你快,谁比你做得好诸如此类的问题,也就是进入到体育的非竞争状态中。



 

北京市海淀区北京体育大学 100084版权所有©京体育大学招生与就业工作处
联系电话:0086-010-62989047